千年越地“桥”见运河传悠韵

中新网绍兴1月2日电(记者 李典)运河水潺潺而过,岸边煤炉上升起一缕缕水汽,头发花白的阿婆在一旁翻着手里的杂活儿……这条在短视频平台上有着数百万播放量、近17万点赞量的浙江绍兴一景,被网友直呼“真正的人间烟火气,可治愈一切不安”。

短视频出自河岸边“90后”店家——吴叶青和梁小咪之手。她们的500余条短视频作品中,无一不展示着因水、因运河而兴的古城绍兴之景。

当谈及文化遗产何以去更好地保护、传承与利用之时,走一走古运河,登一登古桥,或许可以给我们更多启示。(完)

因眷恋着家乡的一草一木,吴叶青和梁小咪放弃去大城市闯荡的机会,在运河畔安置上一间古朴的工作室,用手工设计表达出她们心中所理解的绍兴。“我们的小店名字取做‘衡门栖迟’,取自《诗经》中的‘衡门之下,可以栖迟’。”梁小咪解释,借用这句话,她们想告诉游人,即使在简陋的屋舍下,依旧可以停下快步向前的步伐,享受惬意的慢生活。

运河畔的文创小店 李典 摄

直到2013年,一场变故改变了霍斯托别村的命运。当地25000多亩耕地遭遇突如其来的大旱,使得旱田增加到16000亩。一时间,农民赖以增收的土地面临减产。

杨燕今年29岁,村里人常说他们一家“能折腾”。就在去年,两口子不但开了农家乐,还在县城打了两三份工,“一年赚个七八万吧。”盘坐在自家安居房炕头,杨燕盘算着今年的收入,整个人透着一股精气神。

当外面的风终于吹来时,村里人彻夜难眠。一年后,一些年轻人开始结伴外出,村干部一打听,原来是去找工作。短短几年,霍斯托别人也越走越远,乌鲁木齐、伊宁、阿克苏,都出现了三五结伴的霍斯托别人。“尤其年轻人,要是无所事事,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杨志林说。

“这座桥解决了城市河道三条河流的交通问题,被誉为中国最早的‘立交桥’。”绍兴市水利专家陈鹏儿直言,正因为有了运河和运河上的一座座桥,才使得这里经贸往来频繁,造就一方富庶越地。

村民开农家乐、外出务工,过去这在霍斯托别村是从未有过的景象。“虽然以前是贫困村,但村里随处可见搓麻将、玩手机的年轻人,大家没有主动脱贫意愿。”杨志林说。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大运河的一部分,流淌千百年的浙东运河绍兴段上连杭州萧山、下接宁波余姚,滋养了一方水土之时,也孕育出江南越地的独特气质。运河旁的江南人家,饮着运河水,悠悠度过一季又一季。

村民不再甘心戴贫困户帽子,村干部也想方设法给大家创造条件。很快,村里成立畜牧养殖、花草种植、创业、劳动力转移、建筑业、种植6个产业体,带动700多人增收,同时通过“土地流转+新品种试验+科技服务”的模式,让更多农民从土地生产中解放出来,从事二、三产业。2017年,霍斯托别村整体实现脱贫,198户村民历史性撕下贫困户的标签。

运河畔的文创小店 李典 摄

“夏天农家乐的生意好,根本没时间外出打工,眼看冬天了,我俩也打算出去转转,再多赚点钱。”村民杨燕告诉记者。

江南水乡绍兴一景 李典 摄

“都说城市生活节奏快,但我们村民现在比城里人还忙。”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财政局驻霍斯托别村“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工作队副队长杨志林说。可就在几年前,提起霍斯托别村,不少基层干部都会连连摇头,因为那是当地有名的“懒汉村”。时至今日,这里的农民为何越来越忙?他们都在忙些啥?带着一连串疑问,记者实地走访几户“快节奏”农家。

摘掉贫困帽不算结束,为了给村民增加稳定收入,工作队还盘活荒了快7年的旱田,引进企业投资改水工程,将旱田全部改为水田,计划改种脱水蔬菜、金银花等高附加值经济作物。“以后我们老百姓收入会越来越高,当然,也会越来越忙。”杨志林说。

“衡门栖迟”不远处,便是绍兴大名鼎鼎的八字桥。近看其桥身,石阶凹陷处长出绿蒙蒙的苔藓,栏杆处的石雕被岁月洗礼而略显沧桑;而当俯瞰这座千年古桥,桥东、桥西、桥二端的南向均成八字,以陆连三路、水通南北,连起鉴湖与古运河,尽显恢宏之气。

穿越千年,而今,古运河绍兴段河道本体、八字桥及八字桥历史街区等文化遗存均已成为世界遗产,得到国家层面的大力保护。2020年12月31日,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杭州项目群正式开工,为运河遗产保护、传承与利用再添筹码。

令人欣喜的是,这些文化“古董”们从未被“束之高阁”。它们欣赏着江南人家在河岸旁升起袅袅炊烟,拥抱着像吴叶青和梁小咪这样的年轻人在家乡追寻梦想,同样欢迎着五湖四海的人们在此驻留、歇脚……

门前的运河水,犹如时间的使者,见证着河岸上的人们怀揣着各自理想而生活。

绍兴八字桥 李典 摄

杨燕最先“坐不住”。那年她家7亩耕地颗粒无收,孩子要上学、老人要看病,没有收入咋行?她和丈夫商量后,一同外出打工,年底给家里寄回了3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