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仍是全世界永居门槛最高的国家之一

中国仍是全世界永居门槛最高的国家之一

本刊学术召集人,趋势观察家,著有《少数派》《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无论如何,外国人可申请永居是国际惯例,并将成小趋势,这也是增强本国竞争力的有效措施。学术界普遍认为“外国人永居条例”有助于中国更好融入世界格局。

从长远计,有效管理外国人永居,吸纳全球人才是中国发展中的必然举措。公众真正要争取的,是取消外国人的超国民优待,同时实现社会公平,改变资源分配不公不均的现状。要求平等公正、依法治国与引进国际高级人才是两回事啊。

仔细看看申请资格规定吧。比如,具有博士研究生学历或者从国际知名高校毕业,在中国工作满三年,其间实际居留累计不少于一年。又比如,在中国境内连续工作满四年,其间实际居留累计不少于二年,工资性年收入不低于上一年度所在地区城镇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六倍——按北京2019年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9.43万元计,一个外国人最少要年收入56.58万元,才能够符合申请资格。为什么要拒绝呢?这不比西方绿卡苛刻得多?

事实上,中国关于永居早有规定,2004年就开始实施,只是涉及人数寥寥没人关注。本次更新条例稍作放宽,但相对西方国家实行的“绿卡”或工作签证等制度,还是很严的。

那为什么还遭强烈反弹?比如新条例第十一条规定,为中国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等事业作出突出贡献者可获永居。网民解读为体育是黑人的强项,这会为大批非洲人获得国民待遇大开方便之门。再比如第十七条规定,外国人有家庭团聚需要,符合条件的,可以申请永久居留资格。网民解读为靠结婚就可以成为中国人,这不是鼓励外国男人都来与中国女孩结婚吗?

故可以说,中国仍然是全世界永居门槛最高的国家之一。相较于2004年实施的《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主要还是优化了高级人才的引入,而不是像有些民众想象的那样,来者不拒。

杨新宅表示,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发挥联防联控机制的优势,突出入境口岸所在地地方政府的作用,强化口岸通关后的船舶、人员的接续管控工作,实现全流程管理。

这波舆情反映出人们不愿正视的一种心态:原来大家这么不欢迎移民啊!但理性思考,开放是必然的,要是有一天,国际资本和人才竞相以涌入中国为荣,这应该才是伟大复兴的标志吧。对于条例修改,我们应做的是细化标准,加强过程透明公正。

看似无端的民众情绪必有指向。国内教育、医疗、工作资源原本就存在分配不公的问题,而你现在又给外国人如此超国民地位,这不是雪上加霜吗?再者就是担心,这会加剧性别失调,导致本国光棍数量进一步飙升。对此,在恒大拿千万年薪的任泽平也来插一杠子:还是放开生育吧!我们自己生的孩子就不优秀吗?如果一定要降低门槛,建议优先引进外国年轻单身女性,解决中国性别失衡问题。

发于2020.3.16总第939期《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会被亚非涌来的难民所淹没”、“外来劳动力会抢夺中国人的工作机会”、“中华血脉会被污染”⋯⋯随着司法部2月27日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争议迅速引爆。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9期

国际人才需要国民待遇。当然,国内有很多优秀人才,更应让他们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大家在公平的平台上竞争,不好吗?

一是提升识别能力,实施分级管理。主要是利用船舶交通管理系统,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等多种手段来加强国际航行船舶的动态监控,按照国家有关部门对重点区域的判断,对船舶实施有区别的监管措施。

三是建立应急联络机制,加强联防联控。对于重点船舶,做好锚泊安排和监控工作,同时加强周边水域管控,为海关和卫健部门登轮检疫、检测提供便利。同时,我们还协调国际海事组织、国际劳工组织等相关的国际组织出台接受中国籍国际航行船舶展期、延期办理相关证照的政策,避免不必要的船岸人员的接触。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二是应用信息数据平台,开展远程非现场执法。开展对入境船舶的信息摸排,及时将我国的疫情防控政策通报给到港的船舶,同时对船舶、船员证书的状态进行远程的核查,确保证书文书有效。督促船舶采取必要的措施,做好设施设备的维护保养,加强值班,保障安全。

投资移民方面,即便新条例资金门槛有所下调,但还是必须符合“在中国境内投资折合人民币1000万元以上”等条件之一且连续三年投资情况稳定。拉美各国的投资移民门槛在15万~20万美元,欧洲各国基本在25万~50万欧元之间,而且大多数只要投资房地产即可。